江湖夜雨十年灯_桃夭

“遇见王八邱,直接打死,算我的。”
“折木同学,我很好奇!”
“你好阿鲁!”

冷[露中算是糖吧嗯]

“小耀,起~床~了~”

世纪寒潮,就连在北方长大的王耀也觉得要被冻成狗。于是他在听到伊万呼唤之后,探出了一双眼睛,然后又迅速缩回了被子里。

“小耀,起~床~了~”

“小耀,起床了——”

“小耀,起床了……”

“喂亚瑟吗,对我是伊万。那个今天我们家厨房没人用,你要是想来随时可以来……啊你说小耀啊,小耀他……”

“老子好的很!!”王耀从床上跳起来,扑到伊万身上,抢过手机喊:“你要是敢来试试啊鲁!!”然后“啪”的一声把手机摔在了地上。

当王耀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伊万身上趴着了,只穿了一层薄薄的睡衣。

“那个,万尼亚……你把我驮回床上好不好?我冷啊鲁……”

“不行小耀。”伊万拿起手边王耀的毛衣往身后一甩,然后低头找回了他的拖鞋,“给小耀自己穿上。”

王耀最初一直对伊万为什么觉得不冷而感到震惊,不过后来也就明白了。来自西/伯/利/亚的北极熊嘛。觉得冷才奇怪。

他无奈地穿好衣服站在地板上,揉着鼻子满脸怨念地看着伊万,“怎么了啊鲁?”

“小耀你来看。”伊万牵起王耀的手,走到窗边,从身后拥住了他。

“窗户上的冰花,很漂亮吧。”

王耀瞥了一眼,却立刻被吸引住了目光。他呆呆地望着冰花,仿佛忘记了寒冷。看着晶莹剔透的冰的纹路在玻璃上蔓延,游走,舞动,王耀只觉得全世界都要晶莹起来了。

“多美啊,小耀。正如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那是圣诞节之后的冬天吧……”伊万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埋进王耀颈间,嗅着他身上清茶的香气,两只软软的手摩挲着王耀骨节分明的双手。

然后,伊万把王耀的两只手掌摁在了玻璃上。没有一点点防备。

王耀:卧槽。





桃夭
2016.1.24.

嗯以上是作者本人对寒潮的怨念。自己有一天早上起来看见满窗户冰花真就把手啪在玻璃上了。然后实力懵逼。
哦其实作者是生活在华北平原家里没暖气的苦孩子。
真·冻成道格

晚安

       [首发×][轻喷×]

       阿尔给王耀打电话:“嘿!来本hero家过圣诞吧!”
       于是王耀就去了。
       阿尔家一片热热闹闹的景象,天花板上挂着小彩旗,大厅中央摆着香槟塔。圣诞树上的小彩灯五颜六色,宾客们举着酒杯相互庆贺。
       王耀也微笑着,与每个笑颊灿烂的人碰了杯。然后微笑着,静静地坐在一旁,看着这些西方人为他们的节日而狂欢。
       一切如常。阿尔的憨八嘎,亚瑟的红茶,弗朗的玫瑰,费里的pasta。
       可王耀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       哦,对了。伊利亚呢?伊利亚怎么没来?
       于是王耀从舞池中把跳的正嗨的阿尔揪了下来:“伊利亚呢?”
       “本hero怎么知道!叫了他他也没来!
       不过你可不许走!”
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。”王耀无奈地放开了阿尔,看着他继续滑向亚瑟。王耀又坐回先前的位置,一杯红酒怎么也喝不完。

       终于hero觉得累了,放各位回了家。临走前他们互相道别,王耀却是一刻也留不住。
       王耀疲惫的回到家,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。脑海中全是伊利亚,却一点也提不起劲去思考。上司递给王耀一张当天的报纸,紧皱着眉头。
       “王耀,你先看看这个。”
       王耀睁开一点点眼睛,拿过上司手中的报纸。
       斗大的字映入眼帘。王耀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 “红旗落地  苏/联解体”

       “红旗落地  苏/联解体”
       王耀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,立刻站起身准备去找伊利亚,却被身旁的上司摁住了。
       “你放开我!我要去找伊利亚问个清楚!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”吼声很响亮,挣扎很激烈。
       “王耀……王耀!你冷静!目前是什么局势我们并不是很清楚,你这样贸然地去责问定会惹出什么事端!大家都知道你很焦急,但是……”
      上司用一种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王耀。理性最终战胜了感性,王耀停止了挣扎。上司最后放开了王耀。
       “要以全局利益为重。”
       待上司走出房间,王耀无力地垂下头,瘫倒在椅子上。王耀咬住下唇,抑制不住的抖动,发出轻微的呜咽。轻得只有王耀自己能听见。

       窗外,来自西/伯/利/亚的寒风呼呼作响,光秃秃的树影倒映在窗上。人都说月朗星稀,可为什么今晚,在这又圆又亮的月亮周围,还有星星在熠熠生辉?



       王耀想起了许多事。
       他想起多年前伊利亚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,只会一个人在冰原上孤独的走。
       他想起多年前伊利亚笑的就像向日葵田的时候,只会用身高体魄的优势逼王耀叫一声“老大哥”。
       他想起多年前伊利亚看着身边的战友倒下,只会不要命的冲锋陷阵,为战友报仇。
       他想起多年前伊利亚还会摸着王耀的头发,笑呵呵的说:“我的小布尔什维克”。
        王耀感到脸颊有些凉,一摸,才发现满是泪水。



       王耀拭干残余的泪,走到窗前。夜深了,王耀看着窗外被凛冽寒风吹得瑟瑟发抖的白桦,渐渐闭上了眼睛。




       “伊利亚。晚安。”








      当王耀醒来时,窗外已经阳光明媚。王耀抿着嘴唇穿好衣服,风纪扣一丝不苟地系好,黑马尾一点也不翘。
      随后王耀走出房间。紧接着上司对他说:“你现在去接待一位外宾。”
      于是王耀就在越好的地方等着尊贵的客人。
      在过了约定时间半个小时后,王耀已然有些不耐烦。这时会客厅的大门被推开,闯进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人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实在是不好意思!请您不要在意。咳咳,那个,王耀先生您好,我是伊万·布拉金斯基,您可以叫我伊万。啊我这次来呢,是为了两国的外交。请问王耀先生,贵国的……”

      紫色的眼瞳,仿佛整个宇宙都在对方深邃的眼底。银色的头发上好像落了一层无声的雪。高大的身材,一身白袍尽显修长。黄色的围巾看起来真是温暖。纯良无害的笑容里,软软糯糯的声音让人以为这都是错觉。
       跟那个人好像,却又不是他。
       王耀看得怔住了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王耀先生?您在听吗?”对方的一声轻声询问把王耀拉回现实。
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啊,我在听呢。布拉金斯基先生,您接着讲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嗯,您可以叫我伊万,不必那么生疏。”对方笑得眉眼弯弯。
       “那么,伊万,恕有冒犯。”
       “没事的!那么万尼亚以后可以叫您小耀吗?”
       王耀目不转睛地看着,看着他说过这句话后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      那一瞬间,王耀感觉对方的身后仿佛开出了万亩向日葵田,金黄色的花朵,在阳光下仿佛就是全世界最耀眼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 随后王耀也轻轻钩了钩唇角,上扬到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










2015.12.25.
苏/联解体·24周年

桃夭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


真的很美啊,阳光穿透山谷的时候